•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2019-06-23
  • 河北省市级留言回复较好 唐山邢台承德等个别地区零回复 2019-06-23
  • 新时代 新担当 新作为 2019-06-19
  • 这个国家突然宣布:弃用美元,改用人民币! 2019-06-19
  • 不撞南墙不回头。痛定思痛。动辄把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说成是崩溃边缘,是多么轻率、可笑。 2019-06-18
  • 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在青岛开幕 2019-06-18
  • 在北欧坐邮轮 开启慢节奏之旅邮轮游轮 2019-06-14
  • 世贸组织总干事呼吁加强全球合作缓和贸易紧张局势 2019-06-14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跟你老婆害羞要不要也上报呢?也许正好会安排任务哟。 2019-06-09
  • 晋城:“转型项目建设年”收获阶段性成果 2019-06-08
  • 无人机近距离观察野象 差点被击落 2019-06-01
  • 《国风·秦韵》庆祝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惠民演出开演 2019-05-25
  • 父亲节当天 美国第一夫人跟特朗普唱了个反调 2019-05-25
  • 青海甘德县:把党的十九大精神送到牧民群众家门口 2019-05-24
  •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5-24
  • 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海南体彩网 www.hjrk.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为防盗章, 补足订阅即可看到  开业当天打九折, 于丽英直接从药厂拿药, 由于拿的货不多, 给得优惠也相对一般, 她磨了好几家厂,也是拿那些利润空间相对较大的, 至少不能比医院贵太多,不然谁愿意来药店。

        开业打九折,也就会比医院便宜一些, 不少老年人都过来买降压药,来买一些消炎药感冒药的也比较多。

        其实药品领域这个价格真不是太好说, 不同的药厂同一款药物的价格是不一样的,不同的医院进价也不同, 统一比价是不大可能的, 肯定是有些便宜有些贵。她以前在医院的时候, 也听别的护士私下里讨论过医院的采购,油水是真不少,但也不可能每一种药都揩油水。

        于丽英也就是抓住这一点,医院里常见的药,她就定价低一点, 和医院差不多,医院里也不常见的, 她就加点利润。

        她和药厂也一直保持联系, 时不时打电话过去问问有什么新药, 什么药卖的好,她就专门一个药厂找一个人,处好关系,每个月都找他拿,次数一多,也就熟络了,还给她弄了一批压库存的药,低价卖的,于丽英就拿过来做促销。

        于丽英就发现了,药品的利润真的比看病大多了,在药店营业一个月就有一千六的营业额之下,她就在思考要不要关掉医务所,专心经营药店。

        从今年开始,由于康达生产线升级,需要更多的工人了,而本地人大多数吃苦耐劳精神不是太高,今年涌入了很多外来务工者,都是一个带一个的,小镇上的外来人口剧增。

        不仅是康达,还有其他的小企业,围绕着康达,天湖镇出现了塑料厂,因为生产电线,外面是有绝缘体的,就是有生产这些塑料的,还出现了许多家庭小作坊,雇佣几个外地工人“拨皮”,绝缘体的内侧粘附着一层金属,这一层需要拨下来,有些人就买这些废旧的电缆线缆回来,塑料卖给塑料厂,金属卖给铝厂。

        一家企业的发展,绝不仅仅是一家独大,它会形成一个产业链,围绕着核心企业,利益一级一级往下分配。

        10月份,方季康受邀参加了一个国家座谈会,邀请的都是全中国最知名的企业家,此时他还不过是一个刚刚起步的小企业家,在一众大佬中,坐在了最不起眼的位置,仰头听着领导和前辈们的发言,心中不无激动。

        在座谈会上,方季康也认识了一些和他一样的民营企业家,相互留了通讯,也许哪一天就可以有合作。

        他受到了启发,派技术人员不断出去学习,去国内著名的邮电大学挖人才,分配的不行,就用高薪,研发上的经费绝对不能省。

        方知浓无忧无虑地到了96年,于丽英决心不做赤脚医生了,专心开始做药店的生意,不知不觉中,家里好像有钱了很多,当方知浓又收到了一套乐高的时候,猛然发现她和方如初的小屋子里已经堆满了乐高。

        她快速地计算了一下,这些乐高加起来已经有上万了。

        是的,她已经和方季康于丽英分房间了,是她自己要求的,方季康给兄妹两买了一个上下两层式的床,屋子也更宽敞一些,可以摆更多的乐高。

        以前是她和方如初一起玩一套乐高,自从于丽英也会出去谈生意以后,带回来的都是两套,两个人分别一套,这数量就翻倍往上了。

        夫妻两给他们买的衣服也开始是上海商场里的进口服饰,好似是有钱多了。

        夫妻俩有时候是真的挺忙的,一会儿是方季康要出差,一会儿是于丽英要出差,有时候夫妻两同时要参加什么会,但大部分夫妻俩商量好了,尽量要有一个在家照顾孩子,大部分时候都是于丽英。

        作为一个女人,她必须兼顾家庭和事业,尤其是在丈夫已经把事业做得那么大的情况下,她就得做出牺牲。

        但也还好两个孩子如今都大了点,方如初也能够理解父母的忙,即便忙,夫妻俩也要带着孩子在身边忙。

        公司里的一些叔叔阿姨也都对他们很熟悉,这两年公司多了很多人,原本他们认识一个厂的人,现在他们估计只能认识办公大楼里的人。

        这些年,不管什么学历,进场都是要接受三个月的三班倒,来了解工厂到底怎么生产的。然后才能一步步往上升,这是这个时代的实业家们的共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他们这辈子是苦过来,办企业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方季康开完会从会议室里出来,一边和秘书吩咐,一边往办公室走,走到门口就可以听到两个孩子的声音。

        “浓浓,你想不想学写字?哥哥教你识字好不好?”

        “不想?!比缓笠簧托Γ骸案绺缒阌窒肫腋阕鲎饕??”

        方季康旁边的秘书没忍住笑了出来,方季康也露出一抹淡笑。

        两个人推开门,方如初立即乖乖地转过头,假装认真写作业,方知浓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方季康也就佯装什么都不知道,走到沙发边上抱起方知浓,然后坐下,说道:“浓浓,想不想妈妈?妈妈今天就回来了?!?br />
        “想~”

        “我们一起去接妈妈,某些人要是写不完作业就留在这儿写作业?!狈郊究灯沉朔饺绯跻谎?。

        方如初的笔杆子明显地速度快了许多,方知浓偷偷地笑了起来。

        方季康处理了一会儿事情,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带两个孩子出发了,有了车子以后出行就方便了许多,今年厂里又买了一辆面包车,可以坐更多的人,专门配了一个司机。

        这辆小汽车大部分都是方季康和张顺良用的,96年的道路都还是石子路,好一点的水泥路,道路窄,但路上基本上也没什么车,一路开下来,也就偶尔遇到一些大巴车或者货车。

        一路上两个孩子叽叽喳喳,说着晚上吃什么,方季康一路上心情都很好,到了苏州市火车站等了一会儿。

        于丽英很快出来了,她的短发烫了点卷,斜侧分,穿着风衣,踩着高跟短靴,提着一个行李包,风风火火地走出来,行人都为之侧目。

        毋庸置疑,她很时髦,但她的时髦又恰如其分地,没有过分的张扬,又没有特别的奇装异服,就是在别人能够接受的范围内,彰显她的气质和气场。

        在方知浓眼里,这样的打扮放在未来二十年后,也是不会出错的。

        看到丈夫和一对儿女,立即笑开了,走路更加快了,走到临近,先是摸了摸方如初的脑袋,然后抱过丈夫怀里的方知浓,亲了两下,问道:“有没有想妈妈?”

        方季康自然而然地接过她手里的行李包。

        于丽英这回去得远,去了天津的药厂谈生意,所以一去就是一个多礼拜,方如初已经到于丽英腰这里了,模样也是愈发地像于丽英,显得非??⌒?。

        方知浓也回以甜甜地吻:“想妈妈?!?br />
        方如初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扯了扯于丽英的衣袖:“妈妈,我们快走吧,快去吃饭了?!?br />
        于丽英笑着说:“好,咱们去吃饭,是不是饿坏了?”

        “他们在路上吃过点,你儿子担心你饿呢?!狈郊究岛敛涣羟榈亟掖┧?,方如初脸有些烧?!?br />
        于丽英笑容更灿烂了一些,揉了揉儿子的头。

        车站旁边开了一家肯德基,据说小孩子都很喜欢吃,门口都是要排队进去的,正好离得近,夫妻俩就想带孩子去吃吃看。

        排了五分钟才轮到,方知浓看着熟悉许多年未变的装潢,没想到不用到两千年后,她就吃到了肯德基。

        四周大部分都是大人带小孩子来的,里头闹哄哄得比菜市场还吵,有因为大人不给点什么而坐在地上吵闹哭泣的,有吃得开心到大声喧哗的。

        方季康和于丽英都点了一些,两个人对汉堡最为嫌弃,不知道好吃在哪里,最受欢迎的还是鸡翅和蛋挞,不光小孩子,他们吃着的确也很香。

        “这东西就是油炸得香,你看多少油水在里头?!庇诶鲇⒊酝昱卸ǖ?。

        方知浓啃得老欢了,终于又吃到了奥尔良烤翅,还是这个味道这个配方,真是太想念了??系禄飧龆骶褪呛苌衿?,你说它不干净,谁都知道,可是很久没吃,你还是会想去吃它。

        一家人吃完了开车回W市的家里,到W市天都黑透了,现在城乡公路没有夜灯,路也不好,不大好开,还是在市里住一晚稳妥。

        自从回了乡下以后,W市这里更像是个临时落脚点了,夫妻俩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才能住人。

        住惯了乡下的大房子,市里的房子真的显得愈发的小,房间也就两个,有一个还特别小,只能放下一张小床,两个孩子睡一道真是狭窄。

        夫妻两一人管一个,洗漱好之后塞进床里,丢下几本书就走了。

        也累了一天,老夫老妻相互捶捶背就聊起不在的这些日子了。

        “这床也太小了,再大点一个人睡还好,两个人睡不下了。再说,再大两个人就不能睡一起了,市里也就算了,现在还不长住,乡下还住一个房间?!庇诶鲇⑺档?。

        方季康若有所思,头枕着手:“是不能住一个房间了,也都大了。爸妈乡下的房子也老旧了,不如就重建吧,建个三层小洋房。市里的房子也小了,明年咱们看看有没有好的楼盘,换个大一点的房子?!?br />
        于丽英犹豫:“市里的要不就算了吧,反正我们现在也不住市里?!?br />
        “以后咱们难道不回市里了?还是要回来的,明年浓浓就要上小学了吧,如初在过三年也要上初中了,我是想在市里设立一个办公处,厂还是要留在镇上,这个不能搬,但办事可以挪到市里来?!狈郊究的院@锏穆废咭徊讲角逦?。
  •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2019-06-23
  • 河北省市级留言回复较好 唐山邢台承德等个别地区零回复 2019-06-23
  • 新时代 新担当 新作为 2019-06-19
  • 这个国家突然宣布:弃用美元,改用人民币! 2019-06-19
  • 不撞南墙不回头。痛定思痛。动辄把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说成是崩溃边缘,是多么轻率、可笑。 2019-06-18
  • 上合组织国家电影节在青岛开幕 2019-06-18
  • 在北欧坐邮轮 开启慢节奏之旅邮轮游轮 2019-06-14
  • 世贸组织总干事呼吁加强全球合作缓和贸易紧张局势 2019-06-14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跟你老婆害羞要不要也上报呢?也许正好会安排任务哟。 2019-06-09
  • 晋城:“转型项目建设年”收获阶段性成果 2019-06-08
  • 无人机近距离观察野象 差点被击落 2019-06-01
  • 《国风·秦韵》庆祝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惠民演出开演 2019-05-25
  • 父亲节当天 美国第一夫人跟特朗普唱了个反调 2019-05-25
  • 青海甘德县:把党的十九大精神送到牧民群众家门口 2019-05-24
  • 萨拉赫,你再不上 埃及队就要回家啦 2019-05-24
  • 黑龙江时时彩购买平台 2019cba季后赛直播 山东时时彩后一走势 香港赛马会排位表 资料及派彩 广东26选5和值走势图 双色球17142历史同期 今天浙江20选5开奖结果 大乐透第124期历史同期 上海时时彩是骗局吗 广东快乐10分现场开奖 多乐彩票骗局八十亿 欢乐斗地主电脑版和手机版互通吗 象棋2019下载 福彩中心四主任 甘肃快3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