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海南体彩网 > 都市言情 > 一路花香 > 第211章 一夜疯狂

排列五规律图表今天:第211章 一夜疯狂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海南体彩网 www.hjrk.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脸红了,昨晚酒精的力量跟床上女人的诱惑这双重作用让龙自扬彻底的失去了理智,他色胆包天,昏头昏脑的、手忙脚乱的、忘乎所以的扑上了床,一下子就占有了她……

    苏丽丽刚刚从错愕中反应过来,但已经晚了,尽管她依旧有一丝残存的理智在作用着,就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可是那暴风雨般的侵袭哪里是浑身发软的她能够抵抗的。

    云收雨住,龙自扬就算是再强壮,也不由得浑身汗湿,丢盔卸甲的坐倒在了沙发上,女人就保持着刚刚的姿势歪倒在老板桌上一动不动。

    而男人总是比女人干脆好多,龙自扬的快乐就已经结束了。

    苏丽丽仔细的审视着这个男人,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昨天晚上发泄在好身上的那股凶狠,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却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格外精神挺拨!有意无意地看向他那下面的时候,苏丽丽立马又羞涩地闭上了眼睛。

    女人三十,谁不渴望自己的生活美满,但她知道,像龙自扬给予她的快乐洪昌达是无法给予的,因为丈夫没有龙自扬那样的本钱,你也可以说那是身体,也可以说那是活力,总之,龙自扬昨晚带给她的那种撞击和充实感,她从来就不知道。

    爱是美好的,性是快乐的,但爱是精神层面,性是物质基础,没有性的爱都是空洞的,无力的!睁开眼时,苏丽丽想了很久,最后才轻叹一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做女人还可以有这么美!

    更让她欣喜的是,以往醉后醒来,每次都是头疼欲裂,恨不得把脑袋给敲破,可这会儿却觉得浑身舒泰,头也恰到好处的微微带着些舒服的眩晕,仿佛刚刚泡了一个出了一身汗的温泉浴,浑身的疲乏荡然无存了!没想到平时的失眠多梦居然不药而愈。

    “自扬,你慢吃!”她慵懒的走进卫生间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居然脸色嫣红,平时一潭清水一般的眸子居然流动着某种可以称之为“风骚”的气息,但是看上去却是那么的妩媚动人,配着她飘散在肩头上的长发,更带着一种“侍儿扶起娇无力,正是新承恩泽时”那种娇慵之态,整个就是一个得到在床上得到满足的女人特有的神情。

    她刚想把头发盘到头顶,猛然间,龙自扬昨晚上求饶时对她说的那句话闪进了脑子里:“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妩媚……”

    她不禁对着镜子笑了,这个傻小子,懂什么叫妩媚么?不过她马上就发现,自己的头发又黑又直,披在肩头还真是有一种别样的风采,于是念头一转就就不盘了,就这样走进屋里换上了一条紫色的连衣裙,为了搭配裙子,她特意一大早就去商店里买了一双黑色高跟鞋。

    “昌达,不是跟你说了吗?有笔生意要谈,我到省城来了,下午就回来吗?”拿起电话,一看是老公洪昌达,苏丽丽便不耐烦了。

    “什么生意?让你这么重视,大半夜跑去省城来了,你瞒不过我的,苏丽丽,如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我看到龙自扬上了你的车,你们到底在哪儿鬼混上了?”

    “我们住长城宾馆,洪昌达,不信你过来看嘛!鬼混?亏你也说得出口???”

    “把电话给龙自扬,我要他给我说!”

    苏丽丽一听,差点就要起来喊龙自扬,猛然想起这是老公使的阴招,只要她一叫上龙自扬,就不打自招了。

    “昨晚找到了耿局长,好像耿局长答应了他的事,他不停地给耿局长敬酒,喝得有点过了,都还是叫服务生送到宾馆来的,这么早?这个时候他肯定还在睡觉,我一个女人哪好去敲人家的门!”苏丽丽唏嘘不已,看来以后在家里说话也得小心翼翼了。

    “哼,苏丽丽,你不要装了,我知道龙自扬现在就睡在你旁边,如果估计得不错,他此时身上光溜溜地,一条毛茸茸的大腿还压到你肚子上…”

    “说什么???昌达!”

    “我知道,一个女人犯贱了,那她的嘴巴比什么都还要紧,你是不肯说,我也不逼你,看你狐狸尾巴还能藏多久!哼,不说了,我要去开会了!”说完洪昌达就怒冲冲地挂了电话。

    苏丽丽轻叹了一声,如果说来电话之前,她心里还有些内疚,现在一下释然了,又不是盖个章子就留下印子的,只要我一口咬定没让龙自扬搞了,你又把我怎么样!只是等下去结帐的时候,加个房间就行了。

    看来龙自扬好像没有想到昨晚上的事,这样最好了,这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只要我不说,他就记不起来,也不用那么尴尬了。

    也不怪龙自扬神经大条,的确,他醒来时,什么都不知道,尽管身上赤条条的,但他有祼睡的习惯。何况他睡得挺香,是让尿给胀醒的,一下床就急急奔厕所去了。

    “丽姐,你今天这打扮好漂亮??!”看到苏丽丽走出来,龙自扬说道。

    “是吗?你丽姐哪天不漂亮呢?”苏丽丽莞尔一笑,“快吃,等会还去接耿明中呢!”

    “丽姐,昨晚累着你了,没办法,本来还以为耿局长会摆些架子,没想到他那么平易近人,一时高兴,就贪杯了!“龙自扬只记得从酒店出来,耿明中上车走了之后就断片了。

    “没有,自扬,跟姐客气什么!我先下去结帐,你也快点吃,别让耿局长等急呐!“苏丽丽脸一红,羞涩地看了他一眼,心里道,你倒说得轻巧,昨晚都把姐搞得死去活来呢!

    “嗯,丽姐,只怕洪书记那边你又不好解释了!“苏丽丽的真诚让龙自扬有些感动,但一想到洪昌达会因此为难了妻子,他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

    “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说完苏丽丽就转身出门了。

    看到她走路有点吃力,臀部也不像原来扭得那么夸张,龙自扬刚想问她是不是扭到脚了,可是她却走远了,他伸手往纸巾盒抽了抽,准备抽一张纸巾擦嘴巴,一张也抽不出,空了,再一瞟,只见床边有个纸篓子,装满了纸,而且还半干未干的,马上明白昨晚发生什么事了!